富貴園三區5號樓602房的客廳被隔成了兩間均不足5平方米的小房間,兩間屋內都擺放著一張上下鋪,中介稱散落的生活用品是半個月前搬走的房客留下的 攝/法制晚報記者 武文娟
  法制晚報訊(記者 武文娟) 出租房人均居住面積不得低於5平方米,一個房間不得超2人,不得分割出租,不得按床位出租,廚房、衛生間、陽臺和地下儲藏室不能出租……今年7月18日,本市發佈新政嚴打“群租”。
  100多天過去了,群租現象是否得到了遏制?《法制晚報》記者近日走進位於崇文門外的富貴園、花市棗苑小區一探究竟。在房屋中介的引領下,打隔斷、上下鋪、改廚房等一幕幕違規景象在記者眼前展開。與以往中介直接掌握房源不同,這些房子多出自二房東之手,中介扮演著“二道販子”的角色。
  中介玩群租找房子先問二房東
  從花市大街西口往東走,道路兩旁商鋪密集,新景家園、國瑞城小區等大型居民區一個接著一個,人們往來穿梭,一路車水馬龍。
  繼續往東,能看到我愛我家、麥田房產等幾家房屋中介公司的門店。由於剛開門不久,店里還沒有多少生意,不少中介人員正坐在電腦桌前敲打著鍵盤。
  “有便宜的房子出租嗎?”記者相繼走進我愛我家和麥田房產的門店,打聽是否有千元左右的房間出租,結果均被告知,最便宜的單間也要兩千多,都是正規的卧室。
  然而,當記者來到中原地產富貴園2號門店咨詢時,情況有了變化。看到生意上門,兩名王姓中介人員從坐椅上“彈”了起來,滿臉堆笑地迎了過來。得知記者的心理價位後,兩人一邊說手裡有隔斷間和地下室,一邊開始上網查找,其中一人還不停地打電話詢問房源。
  記者從該中介口中得知,他是在給相熟的二房東打電話,房子都是二房東和一些小中介從房東手裡整租過來的,租過來後就把房子打了隔斷出租。
  記者詢問租房合同跟誰簽,該中介稱,合同肯定是和二房東簽,“我們這種大公司不接隔斷房,住的人多了還容易出事。”
  記者擔心與二房東簽合同容易產生糾紛。該中介說:“都是挺熟的哥們兒,出不了問題。”隨後,該中介聯繫上了二房東,對方手裡正好有低價房出租。
  打隔斷出租每月每套多掙兩三千
  記者跟隨中介來到了花市棗苑1號樓2001房,這套面積170平方米的房子被隔成了10間,客廳幾乎全被打成隔斷間,僅留下一條一人寬的過道,原有的廚房也被改成了卧室。
  “不打隔斷哪有錢賺啊?”一名中介人員稱,類似於這種大三居的戶型,二房東租來後就會打成隔斷間分別出租,否則兩三千一間的月租金基本上無人問津。打成隔斷間後,每間也就一千多塊,好租還掙錢,二房東每月每套至少能多掙兩三千,“我們也就是幫忙,收點中介費。”
  說著話,二房東居先生走了過來,他穿著一件深色棉服,看上去大概二十七八歲。居先生操著一口東北腔向記者“炫耀”說,他和一個合伙人有30多套房源。
  不足五平米房間
  擺著上下鋪
  記者稱這間房並不稱心後,又被三人帶到了富貴園三區5號樓602房。這套70平方米的房子原先是兩室一廳,現在已被隔成了4間房,其中客廳被隔成了均不足5平方米兩間房。推開房門,兩間房內均擺放著上下鋪。
  二房東說,這兩間屬於“陽隔”,有窗戶,右邊一間稍大,1200元/月,左邊一間1000元/月。
  記者仍不滿意,二房東隨即表示回頭再問問他的合伙人,若有合適的房子會讓中介聯繫記者,說完話便轉身離去。
  看房即將結束,一名中介人員告訴記者,富貴園附近的幾個小區基本上都是這種隔斷間,回遷房的隔斷間更多,地下室就更不用說了,便宜的七八百元一個月。
  “那地方又潮又不乾凈,我們都不願意住。但便宜啊,租的人很多,基本上都是剛來北京的或是做小買賣的。”中介人員說,這些天問了好幾個二房東,都說地下室全租出去了,簡直是“一床難求”。文並攝/記者 武文娟
  (原標題:群租賺差價 中介牽出二房東)
創作者介紹

新加坡

nc50ncctx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